第四十八章 胜负

    后妃怀身孕从来就不是小事,而颜宁怀身孕更甚,因为事关后位,她这一怀身孕,不仅后宫震荡,前朝也不安。

    朝华宫内,颜宁靠着大迎枕,眼睛都哭红了,高兴的。

    她嫁给皇上许久,独宠后宫,梅美人不过被幸了一次就怀上了,她却没有,之前可以说是被太后下了避子药,后来她谨慎避开,也没有怀上,颜宁就开始担心了。

    好在黄天不负厚望,她终于怀上了。

    皇上高兴,好东西就跟不要钱似的往她这里送,颜宁都怀疑皇上是不是进了库房,见到什么就让小福公公差人给她送来,都堆满寝宫了。

    云初也为颜宁高兴,但高兴之余又担心,太后志在后位,若不是不愿让颜宁早宝妃之前生下皇子,就不会给颜宁下避子药了,宫里有多少怀了身孕的妃子最后不明不白的小产的。

    之前她们有多小心,之后要加倍小心了。

    太后再不喜颜宁,但颜宁怀了身孕,太后也会表示,差人送了不少补品来,云初叮嘱春兰一定要收好,不可和皇上送的弄混了。

    不止这些,以后御膳房送来的饭菜都要格外小心了。

    这些云初说了一遍,冀北侯夫人进宫又叮嘱了一遍,颜宁道,“舅母和云初说的一样。”

    冀北侯夫人看着云初笑道,“要不是云初在宫里陪着你,舅母和你舅舅还不知道有多担心。”

    颜宁也知道自己不合适待在宫里,能怀上身孕还多亏了云初观察入微,不然她可能到现在都还没有发现太后给她下药了。

    冀北侯夫人不放心,道,“明儿我差人寻两只怀了身孕的母猫送来,但凡进口的东西让猫先吃,小心驶得万年船。”

    颜宁点点头。

    她现在不会嫌日子烦闷了,给腹中胎儿做小衣裳她能做一整天都不会累。

    颜宁怀了身孕,没法侍寝,太后要皇上宠幸宝妃,另外选秀,多为皇家开枝散叶。

    与此同时鼓动前朝大臣推翻之前谁先生下皇子就立谁为后的决定,云妃和宝妃一日嫁进宫,皇上独宠云妃,冷落宝妃,这对宝妃太不公平,即便云妃先生下皇子,也不能就这么立她为后。

    太后还给皇上施压,如果皇上打定主意只宠幸云妃一人,就放宝妃出宫嫁人,崇国公膝下女儿就这么一个,让她进宫是先皇的旨意,不是进宫蹉跎岁月的。

    皇上实在扛不住压力了,颜宁怀了身孕没法侍寝是太后最大的倚仗,总不能让皇上为一个妃子守身一年吧?

    百官都赞同皇上选秀,扩充后宫,颜宁知道这回她和皇上都躲不过去了。

    皇上扛了半个月,太后又一次施压后,在皇上常去小坐的凉亭点了些催情香,皇上待了没一会儿,就情况不对,要去朝华宫。

    小福公公也是个人精了,一看就知道皇上这是动情了,云妃怀了身孕,正在保胎,太医一再叮嘱头三个月不能行房,这要去了,只怕胎儿不保啊。

    小福公公硬是拉着皇上去了信阳宫,没办法,他总不能随便找个宫女把皇上打发了,再者,这样也能卖太后一个顺水人情,皇上宠幸宝妃一次,太后就没机会再把迟迟没圆房挂在嘴边,更不能提送宝妃出宫嫁人这要的话了。

    事后,皇上罚小福公公在太阳底下跪了三个时辰,还是云初给他送了些水,小福公公差点没敢动哭,“奴才对不起云妃……。”

    云初摇头道,“昨儿拦下皇上,云妃让我代她谢谢你。”

    皇上被下了催情香,皇上去质问太后,太后承认了,还把皇上训了一顿,历朝历代还没有哪个皇上独宠一人,枉顾后宫的。

    云妃就算再能生,她一辈子又能生几个孩子?!

    若不是为了能对列祖列宗有个交代,她身为太后能给皇上下催情香吗?!

    太后要的只是皇上为皇家开枝散叶,至于去宝妃那里,那是皇上自己的选择,与太后无关。

    太后承认的这么坦然,那是皇上没去朝华宫,没有因为催情香造成不可挽回的错失,若是云妃因此小产,那太后也不会承认,更不会急着皇上为皇家开枝散叶,最好一辈子都不生,那样齐王不用争不用斗,这皇位迟早是他的。

    太后的行为把皇上恶心坏了,皇上打定主意这辈子都不再宠幸宝妃,可有些人运气就有那么好,不过一回,宝妃就怀了身孕了,算算时间,和颜宁也就隔了两个月。

    宝妃怀身孕,太后迫切心情缓了几分,现在就看云妃和宝妃怀的是男是女了,都是皇子的可能性太小。

    得知宝妃怀身孕的时候,正好是上官暨给沈钧山的三月之期满,太后高兴,要亲自围观沈钧山和上官通和上官暨比试。

    不止太后,还有不少大臣,尤其是武将,太后怕上官暨给沈钧山放水啊。

    上官通是不可能打的过上官暨的,太后心里有数,下毒这样的法子用过一回,尤其还失败后,是绝不能再用第二回的,太后只要盯着上官暨不给沈钧山放水就成了。

    太后让上官暨先和沈钧山比试,这样上官通比较占便宜。

    沈钧山也没推脱,他已经按捺不住和上官暨比试了,只有堂堂正正的和他打个平手,太后才无话可说。

    见沈钧山答应的爽快,太后才反应过来,她不该这么做,万一沈钧山真能和上官暨打个平手,她找茬都没理由了。

    沈钧山和上官暨交手,看的武将们热血沸腾,冀北侯不敢置信。

    儿子三个月早出晚归,他们父子都没见过几面,他儿子竟然进步这么大?

    能在上官暨手下过五十招,冀北侯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看着他们在比试台上你来我往,冀北侯这才敢信崇国公说的,他这个儿子潜力比他这个爹大……

    打了一刻钟,也没有分出胜负来,你挨我一拳,我挨你一脚。

    最后大腿挨着大腿,你拳头快挨到我鼻子,我拳头快挨到你鼻尖。

    崇国公上前道,“住手!”

    两人这才罢手。

    太后冷道,“还没有分出胜负,为何不打了?”

    崇国公回道,“已经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

    皇上拍手道,“这场比试果然精彩。”

    太后看向心腹武将,武将摇头。

    确实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崇国公世子没有手下留情,冀北侯府二少爷更没有。

    两人旗鼓相当,不分伯仲。

    太后让上官通上场,一点给上官暨喘息的机会都不给。

    上官暨也没有争取。

    可就是这样,上官通也没能从上官暨手上走过二十招。

    占了多少便宜,就丢了多少的人。

    皇上向上官暨道贺,“看来飞虎军又多了一员猛将,还是不输你这个大将军的猛将。”

    上官暨也很高兴。

    沈钧山谦虚道,“上官兄最拿手的不是武功,是弓箭。”

    “若是比弓箭,我可就一败涂地了。”

    比弓箭,整个大齐就没有能胜的过上官暨的。

    也正因为上官暨在弓箭术天赋异禀,从小上官通就不碰弓箭,不想成为大哥的陪衬。

    沈钧山就更是了,他一个纨绔,玩骰子厉害,弓箭……没摸过几回。

    不然要是比弓箭,上官通比不过上官暨,赢沈钧山还是轻而易举。

    至此,沈钧山正式加入飞虎军。

    太后见不得他太得意,又逼婚于他。

    兴头上泼冷水,沈钧山干掉太后的心都有了,成天没事干到处找事,不给她添点堵,他都不是沈钧山。

    沈钧山出宫后,打听太后有哪些心腹,干不掉太后,剁她几根手指头还不是难事。

    一个在宫外针对太后心腹,太后气不过,拿云初开刀。

    云初小心防备,最后还是难免中招,太后逼的颜宁不得不找皇上帮忙求情。

    皇上没辄,把云初打发去看藏书阁。

    这一去,大齐就灾难连连了。

    东边干旱,西边洪涝,灾情不断。

    南梁趁机生事,边关歇了没几个月又起战火。

    上官暨领命出征,沈钧山跟随左右。

    颜宁怀身孕,云初被罚,都没法出宫送行。

    而这一别,颜宁就再也没有见过沈钧山。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