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身孕(1/3)

    云初太想出宫了,早点出宫,就能在宫外多待上一时半刻,一着急,就容易丢三落四,记得带颜宁给冀北侯府的礼物,却忘了带上自己的那份。

    走到半道上,才想起来,也顾不得宫规,四下没什么人,她轻提裙摆往回跑,这一跑,落入了齐王的眼。

    宫里的宫女多循规蹈矩,唯恐行差踏错,大家闺秀自持身份,更是压着裙摆走路,别说跑了,走都慢吞吞的。

    再加上云初容貌姣好,就更惹眼了,齐王进宫是为见太后,但这会儿他并不急了,直觉告诉他那丫鬟会原路返回。

    他就站在假山旁守株待兔。

    等了不到一刻钟,云初就拎着东西回来了,她满心欢喜,结果被一只手执玉扇的手挡住了去路。

    要不是云初反应还算灵敏,真就朝人胳膊撞去了。

    云初一身宫女打扮,尽量把容貌化丑,不然自己太显眼,可就是这样,容貌也不是寻常宫女能比的,齐王看她只觉得漂亮,外加一点点眼熟,并不知道云初就是文远伯府大姑娘,但云初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

    云初福了福身,迈步就走,齐王拦住不让,“撞了我,一句赔礼也没有,是不是太过失礼了?”

    明显是找茬了,她根本就没有撞到他。

    云初不想多事,说一句对不起又死不了人,她乖乖赔礼,齐王摇着玉扇道,“赔礼的这么敷衍,心不甘情不愿。”

    云初急着出宫,正好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她忙道,“齐王妃……。”

    齐王转身望去,只有几个宫女走过来,哪有齐王妃的人影?

    等他再回头,云初已经跑的远远的了。

    齐王再怎么样,也不敢在宫里追一个宫女,做出这么有失体统的事来。

    “好一个聪明的宫女!”齐王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见齐王没追上来,云初松了口气,但眉头却拧的紧紧的,自打进宫后,她一向循规蹈矩,从来没有招惹过齐王啊,为何齐王会针对她?

    就算太后要除掉她,也不会让齐王动手才是……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去冀北侯府,宫女出宫是没法坐马车的,出了宫,为了节省时间,云初叫了驾马车。

    只是沈钧山并不在府里,云初有点失望,冀北侯夫人问颜宁在宫里的情况,有云初陪着她,冀北侯夫人放心多了,但她是拿颜宁当亲生女儿看的,颜宁嫁的又是皇上,不能时时知道颜宁的情况,冀北侯夫人总担心她会出事。

    云初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冀北侯夫人点头道,“在宫里一切安好,我就放心了,在宫里,即便有皇上护着,也要万事小心,只可惜钧山去万堂山瀑布处练武去了,不然让他送你回宫。”

    冀北侯府人多的事,送云初回宫叫两个小厮就行了,这么说,只是委婉的告诉云初沈钧山人在哪里。

    这时辰不算晚,去一趟万堂山也来得及,颜宁少她一天陪伴也无妨,毕竟云初也不可能在宫里陪颜宁一辈子。

    云初告辞后,就出了冀北侯府,沈大少爷连马都给她准备好了,骑马比坐马车快,云初会骑马,当初要不是偷了沈钧山的马,也不会结缘。

    沈钧山在瀑布处训练,水雾朦胧,看不清人,只隐约看到一道清秀身影走过来。

    看清楚是云初,沈钧山心底抑制不住的激动,他往前走了一步,又退了回去。

    训练不能断。

    云初就站在一旁看着他,见瀑布下有鱼,她卷起裙摆抓鱼。

    生火。

    烤鱼。

    当初从梁州进京,云初吃了不少苦头,也学了不少本事。

    谁也不知道将来还会不会有这样的遭遇,云初有意识的锻炼自己单独生存的本事,烧火做饭都拦不住她了。

    香喷喷的鱼烤好,沈钧山也训练好,需要歇息了。

    他浑身湿漉漉的坐到云初身边,拿去鱼就吃,道,“手艺不错。”

    云初看着他坐在石头上,不一会儿,地上就一滩水了,她道,“风大,这样不会着凉吗?”

    沈钧山失笑,“习武之人,哪那么容易生病?那边有卤牛肉和酒。”

    云初随着沈钧山手指向的方向,果真看到了一食盒,不由的有点愣神,她先前怎么没发现?

    她把食盒拎来,里面有三盘子菜,外加两大碗米饭以及一小坛子酒。

    这是沈钧山的午饭,沈钧山每天天不亮就出府训练,他的早饭和午饭由小厮送来,晚饭则回府吃,夜里要么直接倒床就睡要么看会儿兵书再睡。

    一整天安排的满满当当的,连进宫的时间都挤不出来,云初能来瀑布找他,天知道他有多欣喜。

    只是他的欣喜,云初看不见,哪怕这条鱼太咸了,他也全吃光了。

    云初自己吃的时候,咸的吐出来,“这么咸,你怎么全吃了?”

    沈钧山从她手里接过鱼,道,“吃咸点无妨,喝水方便。”

    云初都被他打败了,她对自己的手艺很自信,怎么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