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身孕

    云初太想出宫了,早点出宫,就能在宫外多待上一时半刻,一着急,就容易丢三落四,记得带颜宁给冀北侯府的礼物,却忘了带上自己的那份。

    走到半道上,才想起来,也顾不得宫规,四下没什么人,她轻提裙摆往回跑,这一跑,落入了齐王的眼。

    宫里的宫女多循规蹈矩,唯恐行差踏错,大家闺秀自持身份,更是压着裙摆走路,别说跑了,走都慢吞吞的。

    再加上云初容貌姣好,就更惹眼了,齐王进宫是为见太后,但这会儿他并不急了,直觉告诉他那丫鬟会原路返回。

    他就站在假山旁守株待兔。

    等了不到一刻钟,云初就拎着东西回来了,她满心欢喜,结果被一只手执玉扇的手挡住了去路。

    要不是云初反应还算灵敏,真就朝人胳膊撞去了。

    云初一身宫女打扮,尽量把容貌化丑,不然自己太显眼,可就是这样,容貌也不是寻常宫女能比的,齐王看她只觉得漂亮,外加一点点眼熟,并不知道云初就是文远伯府大姑娘,但云初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

    云初福了福身,迈步就走,齐王拦住不让,“撞了我,一句赔礼也没有,是不是太过失礼了?”

    明显是找茬了,她根本就没有撞到他。

    云初不想多事,说一句对不起又死不了人,她乖乖赔礼,齐王摇着玉扇道,“赔礼的这么敷衍,心不甘情不愿。”

    云初急着出宫,正好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她忙道,“齐王妃……。”

    齐王转身望去,只有几个宫女走过来,哪有齐王妃的人影?

    等他再回头,云初已经跑的远远的了。

    齐王再怎么样,也不敢在宫里追一个宫女,做出这么有失体统的事来。

    “好一个聪明的宫女!”齐王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见齐王没追上来,云初松了口气,但眉头却拧的紧紧的,自打进宫后,她一向循规蹈矩,从来没有招惹过齐王啊,为何齐王会针对她?

    就算太后要除掉她,也不会让齐王动手才是……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去冀北侯府,宫女出宫是没法坐马车的,出了宫,为了节省时间,云初叫了驾马车。

    只是沈钧山并不在府里,云初有点失望,冀北侯夫人问颜宁在宫里的情况,有云初陪着她,冀北侯夫人放心多了,但她是拿颜宁当亲生女儿看的,颜宁嫁的又是皇上,不能时时知道颜宁的情况,冀北侯夫人总担心她会出事。

    云初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冀北侯夫人点头道,“在宫里一切安好,我就放心了,在宫里,即便有皇上护着,也要万事小心,只可惜钧山去万堂山瀑布处练武去了,不然让他送你回宫。”

    冀北侯府人多的事,送云初回宫叫两个小厮就行了,这么说,只是委婉的告诉云初沈钧山人在哪里。

    这时辰不算晚,去一趟万堂山也来得及,颜宁少她一天陪伴也无妨,毕竟云初也不可能在宫里陪颜宁一辈子。

    云初告辞后,就出了冀北侯府,沈大少爷连马都给她准备好了,骑马比坐马车快,云初会骑马,当初要不是偷了沈钧山的马,也不会结缘。

    沈钧山在瀑布处训练,水雾朦胧,看不清人,只隐约看到一道清秀身影走过来。

    看清楚是云初,沈钧山心底抑制不住的激动,他往前走了一步,又退了回去。

    训练不能断。

    云初就站在一旁看着他,见瀑布下有鱼,她卷起裙摆抓鱼。

    生火。

    烤鱼。

    当初从梁州进京,云初吃了不少苦头,也学了不少本事。

    谁也不知道将来还会不会有这样的遭遇,云初有意识的锻炼自己单独生存的本事,烧火做饭都拦不住她了。

    香喷喷的鱼烤好,沈钧山也训练好,需要歇息了。

    他浑身湿漉漉的坐到云初身边,拿去鱼就吃,道,“手艺不错。”

    云初看着他坐在石头上,不一会儿,地上就一滩水了,她道,“风大,这样不会着凉吗?”

    沈钧山失笑,“习武之人,哪那么容易生病?那边有卤牛肉和酒。”

    云初随着沈钧山手指向的方向,果真看到了一食盒,不由的有点愣神,她先前怎么没发现?

    她把食盒拎来,里面有三盘子菜,外加两大碗米饭以及一小坛子酒。

    这是沈钧山的午饭,沈钧山每天天不亮就出府训练,他的早饭和午饭由小厮送来,晚饭则回府吃,夜里要么直接倒床就睡要么看会儿兵书再睡。

    一整天安排的满满当当的,连进宫的时间都挤不出来,云初能来瀑布找他,天知道他有多欣喜。

    只是他的欣喜,云初看不见,哪怕这条鱼太咸了,他也全吃光了。

    云初自己吃的时候,咸的吐出来,“这么咸,你怎么全吃了?”

    沈钧山从她手里接过鱼,道,“吃咸点无妨,喝水方便。”

    云初都被他打败了,她对自己的手艺很自信,怎么就都放了盐呢。

    云初没吃午饭,不过她带了糕点来,吃了两块,沈钧山要把饭分她一半,云初没吃。

    训练耗费体力,她怎么能吃他那份,若不是为了帮文远伯府,他也不会开罪太后,把自己的亲事给搭进去,他加入飞虎军一来是因为他的理想抱负,二来就是想借此推脱太后,暂缓迎娶孙六姑娘过门。

    不然以他冀北侯府二少爷的身份,要上边关打仗,不是一定要加入飞虎军不可。

    陪他吃完饭,云初就要回宫了,沈钧山看着她道,“不能再多待会儿吗?”

    云初摇头,她也不想走,“今儿太晚了,我改日再来看你。”

    这个改日,已经是十天之后了。

    云初再来的时候,沈钧山关着膀子在石头上练枪,云初看的面红耳赤,上回虽然浑身湿透,好歹穿了衣服的。

    她转身要走,沈钧山哎呦叫疼,云初赶紧去看他,“你怎么了?”

    “饿了,想吃鱼,”沈钧山道。

    云初恨不得捶他。

    当然,她确实捶了,沈钧山铜皮铁骨般的身子,敲上去,他不疼,云初手疼。

    沈钧山闷笑,云初还怕耽误他训练道,“你就当我不在,我去抓鱼了。”

    云初从石头上跳下去,去水里抓鱼,好半天功夫才抓到一只食指长的鱼,小厮躲在暗处,轻易不露面,实在是看不过眼了,这么小的鱼,开膛破肚再一烤,估摸着就只剩下鱼刺了,默默抓了一竹篓的鱼拎过来。

    云初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把鱼收拾干净,把火生起来,这回她多带了些调料来,鱼烤的香喷喷的。

    沈钧山闻着味道,“比上回长进不少。”

    “我找御厨学了好几天,这回肯定不会咸了,”云初道。

    云初还拿了条给小厮,感谢他帮忙抓鱼,小厮都有些惶恐,没办法,自家二少爷那嫌弃的眼神,明摆着责怪他吃了他一条鱼。

    沈钧山吃着鱼道,“表妹也学烤鱼了?”

    一猜就准。

    云初学烤鱼,颜宁也跟着学做给皇上吃。

    皇上那叫一个高兴啊,以至于太兴奋,被鱼刺给卡了喉咙,吃馒头喝醋都不管用,最后还请了太医……

    每十天,云初就出宫看沈钧山一回。

    只是在河边久了,难免有湿鞋的时候,抓鱼的时候,不小心脚下一滑,栽水里头了。

    这一栽,浑身湿透。

    光是弄干身上的裙裳就花了一个多时辰,再加上崴脚,等沈钧山送她回宫,宫门已经关严实了。

    沈钧山也不想送她回宫,云初则怕颜宁担心她会出事,沈钧山道,“我已经让小厮给表妹送信了,她知道你会晚些回宫,也知道你崴脚了。”

    把云初带回冀北侯府,肯定不行,所以两人住的客栈。

    云初睡床,沈钧山打地铺。

    云初看着他,“你确定不回冀北侯府,要在地铺上睡一晚?”

    “让我回冀北侯府,我肯定愿意睡地铺,”沈钧山道。

    “不过你要让我睡床,那我肯定不愿意打地铺。”

    他撑着脑袋看着云初。

    越说越没正形了,云初红着脸背过身去,留给他一后脑勺。

    沈钧山真老实的睡了一晚上的地铺,训练太累,他倒是想爬上榻,可他怕万一控制不住自己,什么都没敢做。

    反倒是云初,翻来覆去睡不着,借着微弱烛火看了沈钧山大半夜。

    第二天一早,沈钧山就把云初送到宫门口了,看见她进宫,他才离开。

    云初是颜宁身边最得力的宫女,她出宫一夜未归,太后和宝妃都派人盯着呢,再加上是沈钧山送她回来的,流言蜚语一下子就传开了。

    云初是颜宁的左膀右臂,行事又谨慎小心,很难抓到错处,太后想除掉她都找不到机会,再者她是文远伯府大姑娘,只是进宫陪颜宁,算不得是宫女,不是大错,想处死她几乎不可能。

    眼下这么好的机会,太后怎么会错过,趁机逼颜宁送云初出宫,别哪天肚子都大了。

    这话真真是羞辱人了,云初直接气哭了,她知道自己落人口舌了,但这样的话太伤人,更伤颜宁的脸面,云初第一次顶撞太后,“冀北侯府二少爷只是念我崴脚,送我回宫,太后若是怀疑我的清白,大可以让嬷嬷检查!”

    “若我真做出丢了云妃颜面的事,太后只管派人通知文远伯府来领我的尸体!”

    太后被顶撞的半晌回不过神来,云初可不是寻常人,她是狠的下心滚钉板告御状的人。

    太后哪敢让嬷嬷检查云初清白,弄不好,这倔丫头真和她爹一样一头撞死。

    正好齐王来了,他找云初找了好些天了,没想到她是云妃的丫鬟,是文远伯府大姑娘。

    齐王帮忙打圆场,太后就把颜宁和云初都打发走了。

    太后找齐王来,问道,“我怎么听说齐王妃这几日身子骨不大好?”

    齐王道,“应该没什么大碍,我要给她请太医,她都说不用。”

    太后瞪他,“不让你请就不请了?待会儿带个太医回去。”

    太后怕齐王妃是得了什么难以启齿的病,女儿家脸皮薄,在所难免。

    齐王妃确实怕见太医,她嫁给齐王才几个月,齐王对她就没多少新鲜感了,背着她,敢调戏她的丫鬟了。

    这还有些怕她,不敢过分,要是她病了,齐王还用得着顾及她吗,便是她,自己不便伺候,还要宽厚大度的挑几个丫鬟帮她伺候齐王。

    齐王妃不敢掉以轻心,只是齐王带了太医回来,齐王妃推脱不掉,只能让太医把脉了。

    来的太医是太后的亲信,想收买都不成,不过结果也出乎她意料,她是有了身孕了。

    太医道贺的时候,齐王妃还有点恍惚,“我有身孕了?”

    齐王也喜不自胜,毕竟是他第一个孩子,他要做父亲了。

    太医点头,“是喜脉没错,只是王妃近来忧思过度,要放松心情,否则会影响胎儿。”

    齐王妃差点没哭出来,她要知道自己是怀了身孕,她用得着担惊受怕被夺宠吗?

    只要生下世子,谁也别想撼动她的地位!

    太医得了重赏退下。

    齐王派人进宫向太后报喜,太后高兴的合不拢嘴。

    正好宝妃也在,太后高兴之余,不免泼宝妃的冷水,“齐王妃比你晚出嫁,都怀身孕了,你连房都还没圆,多和皇上撒撒娇不会吗?”

    太后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宝妃嫉妒的扭紧绣帕。

    不过怀孕的是齐王妃,宝妃就算嫉妒,也没有多少,不过一会儿就消了。

    可过了没几天,颜宁在御花园呕吐晕倒,太医诊出是喜脉,宝妃气的在寝殿大发脾气。

    太后高兴了几天,被人泼了这么盆冷水,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她给云妃送的血燕窝,云妃日日服用,怎么还会怀上身孕?!

    只怕云妃早就知道她在燕窝里动了手脚,吃的根本就不是她当初送的!

    太后气的一口银牙没差点要崩掉。

    整个皇宫,最高兴的莫过于皇上了,从给太医施压,治不好颜宁就要太医的命,到知道怀身孕,重赏太医,也着实把太医吓的不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