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说服

    上官通眉头皱紧,看着男子道,“你不是我大齐人?”

    男子笑道,“我是什么人又有何妨,重要的是你能得偿所愿。”

    上官通脸色冷沉。

    这时候,门外小厮喊道,“二少爷,夫人让你回府。”

    上官通抬脚就走,男子转身坐下,他身侧的男子道,“世子爷,我看他没那么容易说服动。”

    男子摇晃着杯中酒笑道,“他肯来,就已经被说服了。”

    大齐崇国公,还有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飞虎军,不论是哪个都足够诱惑了。

    上官通回去后,崇国公看见他就冷道,“跪下!”

    上官通站在那里,并没有跪,上官暨也不在,飞虎军事忙的很,他无暇分身。

    崇国公要上官通退出飞虎军,不少大臣不赞同,皇上不想和太后周旋,直接没管了。

    崇国公对上官通很失望,他要上官通主动认错,把加入飞虎军的名额还给沈钧山。

    上官通没说话,崇国公夫人不赞同道,“冀北侯府二少爷技不如人,凭什么要通儿把机会让给他?!”

    崇国公气的都没脾气了,“技不如人?要不是顾着我崇国公府颜面,他能不能在沈二少爷手底下过十招都不一定!人家手下留情,他倒好,背后偷袭!”

    崇国公夫人知道上官通怎么赢的比赛,这么说只是装不知道,她道,“通儿这么做是不应该,可让他不论如何也要加入飞虎军的是太后,通儿也是奉命行事。”

    一句奉命行事就把过错推的一干二净了。

    反正崇国公也不会去问责太后,要真去了,指不定还会被太后数落,上官通不比上官暨差,他这个做父亲的该一视同仁,若不是他执意阻拦,上官通用的着参加比试吗?

    让他加入飞虎军还不是他崇国公和上官暨一句话的事。

    崇国公气的抬手拍桌子,一张花梨木的桌子从他掌心啪嗒一下裂开。

    崇国公夫人吓了一跳,崇国公冷道,“太后吩咐的就能不择手段吗?!你问问他,是谁教他的不择手段!”

    崇国公为人正直,说一不二,没有当众戳穿自己儿子的手段,他已经愧对冀北侯了。

    如今回了府,管教儿子,枕边人还要袒护到底,崇国公看崇国公夫人的眼神很冷,“你护着他,是觉得他今儿耍的手段有理了?”

    崇国公夫人后背一寒,他知道,崇国公这回是真动怒了,她这儿子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被人发现呢,只怕今儿是不会善了了。

    崇国公夫人没敢接话,崇国公罚上官通去祠堂跪一天。

    上官通不肯去,直接被小厮架出去了。

    崇国公夫人心疼儿子,气道,“国公爷就这么容不下我们母子吗?”

    说着,帕子就擦眼泪,好像受了万分委屈。

    崇国公更是恼火,“组建飞虎军,府里你不赞同,府外太后百般阻挠,现在飞虎军组建成功了,又想方设法把通儿往里头塞,不惜耍手段也要进去。”

    “你们这不是在帮通儿,是在害他!怂恿他走上歪门邪道!”

    崇国公夫人直哭,“他是我生的,我不帮他,还有谁帮他?”

    崇国公气的额头青筋暴起,“慈母多败儿!你去佛堂给我跪着反省!”

    丢下这一句,崇国公甩袖离开。

    他还得去冀北侯府为不孝子赔罪去。

    沈钧山没有大碍,冀北侯自然不会生崇国公的气,就算生气了,人家亲自登门赔罪,再大的气也消了。

    上官暨组建飞虎军的艰难,冀北侯很清楚,太后是最大的障碍的,若不是那时候太后病重,太后分了心,只怕现在都没有飞虎军。

    现在这么大块肥肉,太后怎么可能让它从手边溜走?

    崇国公道,“钧山那小子看似纨绔,实则骨子里像极了你,全是正气,暨儿得他相助,如虎添翼,飞虎军能走的更远。”

    冀北侯有点怀疑,“上官兄会不会看走眼了?”

    他那儿子哪有正气了,除了帮文远伯府伸冤,就没做过几件正经事。

    要不是一心倾慕文远伯府大姑娘,也不会管文远伯府的事。

    他想送儿子进飞虎军,是想沈钧山能多向上官暨学学,耳濡目染,帮上官暨,冀北侯可没敢想,他还怕自家儿子把崇国公的得意儿子给带歪了,那他就是罪人了。

    崇国公大笑道,“我看人还没走眼过,他要哪天认真起来,将来成就绝不在暨儿之下。”

    冀北侯和崇国公相似多年,知道崇国公的为人,绝不是会给人戴高帽子说漂亮话的,能把他儿子和上官暨相提并论,甚至给出将来成就不在上官暨之下这样的评价,冀北侯都有点恍惚了。

    这真的是在说他儿子吗?

    从小看到大的,怎么就没看出来他有这么优秀?他只在打架这事上厉害……

    冀北侯忍着脑门上的黑线道,“只要上官兄不怕我儿子带坏飞虎军,你要他加入,我肯定不会阻拦。”

    崇国公拍着冀北侯的胳膊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至于太后那里……

    太后要做什么,他拦不住。

    但他执意要做什么,太后也拦不住。

    飞虎军选拔已经结束了,这是上官通加入飞虎军唯一的机会,虽然加入的不够光彩,好歹一只脚踏进去了,伸出去的脚,太后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收回来的。

    不过太后退了一步,准许沈钧山一通加入。

    这是太后做出的最大退让,但崇国公根本就没放在眼里,飞虎军不需要他两个儿子都加进去,一个足矣。

    太后怒拍着凤椅,“冀北侯府二少爷就是个街头纨绔,打架遛狗,无一不精,你连这样的人都准许加入,却不许自己的亲儿子,有你这样的父亲吗?!”

    “哀家本不同意组建飞虎军,把大齐最精良的将士都凑到一起,更不允许出现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这样的情况!”

    “哀家知道后宫不得干政,但皇上年轻,先皇撒手人寰,留下这偌大的江山,哀家不盯着点儿,没得哪天被人败光了!”

    总之,她不许沈钧山加入飞虎军。

    一个上官暨就够上官通受的了,再来一个强力帮手,上官通怎么应付的过来?

    沈钧山是云妃的表哥,那是胜过亲兄长的表哥,上官暨和齐王也是表兄弟,可一点不亲,太后不横加阻挠,只怕上官暨最后会向着云妃。

    太后不得不防。

    崇国公也动怒了,“什么时候通儿和沈二少爷能和暨儿勉强打个平手,什么时候再加入飞虎军吧!”

    扔下这一句,崇国公转身离开。

    这在太后眼里,是崇国公被她逼的谁都不许加入飞虎军了。

    这事上官通办的不够漂亮,有此结果,太后并不意外。

    崇国公只是她堂兄,一向有主意,若是能向着他,哪还有皇上和她儿子争天下的机会?!

    一家人,却这样心不齐。

    太后一口银牙险些咬碎。

    崇国公的话很快传快,上官暨听说的时候,正好沈钧山就在场,他看着沈钧山道,“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沈钧山,“……。”

    “你这是太看得起我还是在消遣我?”沈钧山道。

    “难道你没有赢我的想法?”

    沈钧山摸着鼻子道,“从咱们俩第一次过招,我就有这想法了。”

    “但我们成了好兄弟,略逊兄弟一筹没什么。”

    上官暨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有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打架也能打个痛快。”

    “我只能给你三个月时间。”

    沈钧山眉头拧的松不开,“三个月,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上官暨翻身上马,笑道,“不是我,是南梁,难道你不想和我一起上战场?”

    想加入飞虎军的,哪个不想上战场。

    沈钧山也不例外。

    只是三个月时间想和上官暨打个平手谈何容易?

    他越想越觉得这是在消遣他。

    不过打败上官暨,狠狠的在父亲那里漏把脸确实他一直想的。

    三个月,不拼一把怎么知道自己不行?

    虽然没人告诉过他,他是练武奇才,但他知道自己不差,稍微训练下,就比大哥三弟厉害了,只要他想揍谁,没有揍不过的。

    时间紧促,沈钧山回府后就加紧训练了。

    只是府里的强度对他提升没什么用。

    沈钧山去瀑布下练武。

    扛着木桶站在瀑布下,水流直冲而下,压的人站不直腰。

    沈钧山从梁州回京后,隔三差五就进宫,云初总能和他见上一面。

    沈钧山训练后,倒想进宫,只是累的几乎是被抬回府的,哪有力气进宫啊。

    一个月没进宫,云初做事都心不在焉了,颜宁一眼看穿,笑道,“你帮我送些东西去冀北侯府。”

    云初脸一红,却也没有推脱。

    看着云初出宫,颜宁心底都痒痒的,她也想出宫,也想回冀北侯府。

    只是她嫁给了皇上,成了后妃,连寻常女子的回门都成奢望了。

    倒也不是不能回门了,皇上对她千依百顺,只要她开口,皇上一准答应,只是后宫女子回门太麻烦,寻常女子一辆马车的事,宫里上上下下要准备一个多月。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