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合作

    飞虎军通过比试选拔,崇国公不赞同上官通加入只能以父亲的身份施压,飞虎军有一个儿子带领就够了,他虽然不喜管内院俗事,却也知道两个儿子关系没那么好。

    飞虎军组建之艰难,崇国公都看在眼里,不想毁于一旦,但要真阻拦,却是不能够的。

    上官暨不想崇国公为难,这是对飞虎军的考验,该由他这个飞虎大将军解决。

    为了能加入飞虎军,大家都在紧锣密鼓的训练,包括他这个大将军在内。

    转眼,就到了选拔这一天。

    皇上率百官到比试场,将士们更是士气高涨。

    想加入飞虎军的人实在太多了,上官暨不得不设一些关卡把一些打算碰碰运气的人拦在门外,以减少比试的时间。

    飞虎军只差不到两千人,但这次比试只挑选七百人,剩下的空缺会从其他军队中挑选精良补充。

    守卫京都的将士毕竟人数有限,再加上之前已经选拔过了,如果招满的话,很难保证飞虎军将士的素质,虽然上官暨想尽快招够八千之数,但也只能计划暂缓。

    名额有限,大家更是严阵以待。

    不夸张的说,光是世家子弟和那些大臣的儿子、侄儿和家奴就快上千人了,关卡一设,能进比试场的不过三千人。

    训练场上摆了十个擂台,让他们抽签两两比试,赢的晋级,输的离开。

    上官暨把世家子弟安排在一起,让他们互相比试,这样就能尽量减少世家子弟加入飞虎军的可能。

    世家子弟就是进来浑水摸鱼的,大部分都被关卡拦在了比试场外,剩下的不过四五十人,其中就有上官通和沈钧山他们。

    不凑巧的是,抽签正好上官通和沈钧山对比。

    他们两之前就打过架,为此齐王还挨了沈钧山一拳头,以沈钧山以下犯上为由将他关入了大牢,没想到会这么凑巧碰到一起。

    上官通要赢,这样他才能加入飞虎军,分一杯羹。

    沈钧山必须要赢,这样才能正大光明的有理由上战场,反抗太后逼婚。

    再加上他一直挺佩服上官暨,他也希望大齐能有一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军队。

    两人都抱着必胜的决心上了比试台,一拳比一拳狠,打的是不可开交。

    上官暨坐在那里看着,眉头拧紧,他和沈钧山交手过,他的武功在上官通之上,怎么今儿两人会打成平手?

    而且越打下去,沈钧山似乎越力不从心?

    沈钧山也感觉到不大对劲,好像内力在涣散,开始没有出全力,是想给崇国公府一点面子,三两拳就把上官通踹下比试台,崇国公面上无光,只要他不想输,上官通就绝赢不了,就当是陪他玩玩。

    谁想交手过后,上官通越战越猛,沈钧山越来越体力不支,饶是这样,两人还能打个平手。

    时间越久,越对他不利。

    沈钧山稳住心神,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赢。

    沈钧山尽量避开上官通的锋芒,积蓄力量,最后抓住上官通的拳头,自己的拳头却在上官通跟前了。

    谁胜谁负,不言而喻。

    沈钧山收了拳头,彼时天旋地转,看人都双影了。

    上官通嘴角一勾,在沈钧山收拳之时,脚下横扫,沈钧山重重的摔在比试台上。

    又是一脚。

    硬生生的把沈钧山踢下了比试台。

    冀北侯和崇国公就坐在一起,儿子被人踹下比试台,做父亲的哪能不担心。

    只是他更没想到崇国公光明磊落了一辈子,膝下居然有个这个奸猾狡诈的儿子。

    崇国公气的嘴皮都青了,沈钧山点到为止,不愿伤他,及时收手,他却趁其不备偷袭!

    虽然赢了,可赢的一点都不光彩,比输了还要难看!

    而沈钧山摔下比试台,直接就晕了过去。

    上官暨赶紧过去看他,道,“快请大夫!”

    既然是比试,就难免受伤,上官暨请了好几名大夫坐镇,金疮药什么的都是现成的。

    比试还在继续,上官暨走不开,只能让心腹去看着,沈钧山虽然纨绔,但上官暨和他投缘,总觉得沈钧山身上有种别人没有的韧性和邪性,世家子弟中,如果有谁是上官暨想他加入飞虎军的,唯有沈钧山一人。

    上官通赢了,不管他赢的够不够光彩,沈钧山摔下了比试台,他还在上面。

    百官虽然觉得他赢的不够磊落,但上官通是崇国公的儿子,还有太后护着,谁敢置喙?

    再说了,飞虎军虽然名义上是朝廷的军队,实则就是他崇国公府的。

    人家两兄弟争斗,旁人谁能管的着?

    崇国公世子惊才逸逸,举世无双,但这位崇国公府二少爷看着就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主儿,虽说邪不胜正,但多少忠良遭奸佞所害?

    崇国公府将来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

    比试继续。

    上官暨坐在那里,陪皇上说话,皇上这回来不只是支持上官暨,还存了点私心,这还是云初想起来教颜宁的,皇上需要人使唤,何不趁机选几个放在身边?

    也不多选,从上官暨选好的人里挑上十个,训练成皇上的亲信,皇上想做什么也方便。

    皇上觉得这主意甚好。

    上官暨道,“等比试过后,皇上挑些合眼缘的,也是他们的福分到了。”

    上官暨说完,一护卫走到他身边道,“冀北侯府二少爷中毒了。”

    “中毒?”上官暨眉头皱紧。

    “可有性命之忧?”

    护卫摇头,“倒是没性命之忧。”

    上官暨松了口气,没性命之忧就好,难怪觉得他不大对劲,只是他怎么会中毒,又是谁给他下毒的?

    上官暨看向上官通,上官通正和齐王在说话,赢了沈钧山,他加入飞虎军那是十拿九稳了。

    直觉告诉他,这事和上官通脱不了干系。

    太阳大,坐着都难免有汗,上官通下意识的抬起胳膊擦汗,可真抬起来,又赶紧放下了。

    这么点小动作没能逃过上官暨的眼,他们两兄弟虽然感情一般,但训练多在一起,习武之人,没那么多讲究。

    上官暨让护卫盯着上官通,大庭广众之下,又百官在场,要以比试选人为重。

    到了午时,比试暂停。

    皇上进大帐用午膳。

    一旁还有小帐篷,上官暨派人把上官通叫去。

    上官通没理他,上官暨倒也没有强求,请崇国公过去说话。

    这几乎是上官通的七寸了,上官通最怕的就是上官暨和父亲崇国公私下说话,他会想方设法旁敲侧击也要弄清楚他们说了些什么。

    反正刚刚上官暨也请他了,他直接过去也不能说什么。

    只是他刚进帐篷,上官暨身子一闪就到他跟前,上官通下意识的避开。

    兄弟两当着崇国公的面在帐篷里打了起来,崇国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官暨一向沉稳,崇国公还真没见过他主动对上官通出手,这还是第一次。

    上官暨武功之高,还在沈钧山之上,上官通哪是他的对手。

    上官暨的目的也不是将上官通打趴下,他的目的是他的衣袖,手一抓,就把袖子抓了半只下来。

    上官通脸色大变。

    上官暨拿着衣袖走到崇国公跟前,“父亲,您还是派人好好检查下二弟的衣袖上做了些什么手脚吧。”

    崇国公没说话,上官暨补了一句,“冀北侯府二少爷中毒了。”

    上官通望着上官暨道,“你不想我加入飞虎军,故意安排沈钧山和我比试!现在又污蔑我,大哥就这么容不得我吗?!”

    上官暨否认故意安排沈钧山和上官通比试的事。

    虽然他这么想过,但他知道要真这么做了,不说崇国公夫人那一关他过不去,太后更会找他的麻烦。

    不仅达不到目的,还会惹事上身,他惹不起。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巧合……

    崇国公冷了脸道,“是我安排你们比试的。”

    上官暨看着他。

    上官通脸色变了又变,拳头握的紧紧的,眸底恨意涌动。

    很快大夫就来了,从崇国公手里接过袖子,道,“袖子上确实下了毒。”

    上官通服过解药,毒伤不了他。

    可下在袖子上,他和沈钧山打斗,毒素飘散,势必会被沈钧山吸入体内。

    沈钧山亏就亏在他没有速战速决。

    崇国公训斥上官通,上官通惨笑一声,“这场比试开始就不公平,父亲又凭什么指责我?!”

    丢下这一句,上官通转身就走了。

    父亲偏疼上官暨,又一直不赞同他加入飞虎军,现在又被抓到了把柄,以他的性子,绝不会轻饶了他。

    去和太后说,也只有太后能给崇国公施压。

    崇国公气的嘴皮直哆嗦,如果上官通和上官暨一样,崇国公何尝不希望他们能兄弟齐心。

    可两个注定凑不到一块的人硬挤到一起,只会害人害己。

    太后执意要上官通加入飞虎军,为的不是飞虎军好,是想飞虎军有朝一日能为齐王所用。

    皇上虽然没有明着表态,但他比谁都希望飞虎军和太后没有半点关系。

    在比试台上,上官通就赢的不够光彩了,又用这样的手段,崇国公丢不起这个人。

    比试完,崇国公和皇上道,“是臣教子无方,赢的是冀北侯府二少爷。”

    有大臣帮上官通道,“比试台上,兵不厌诈,战场之上,敌人未投降就手下留情,只会埋下祸根。”

    帮上官通说情的还不少,那都是太后一党的势力。

    皇上什么都没说,小福公公只道,“皇上,时辰不早了,该回宫了。”

    皇上看向上官暨道,“这是飞虎军的事,飞虎大将军拿主意吧。”

    皇上要管,太后定然会数落他偏袒云妃。

    军国大事,混入家事,就没那么容易处理了。

    皇上摆驾回宫。

    醉仙楼。

    一包间前,两男子守门。

    上官通走过去,其中一男子敲了敲门,“爷,崇国公府二少爷来了。”

    “请他进来。”

    声音自屋内飘出来,听声音,说话之人年纪和他不相上下。

    门推开后,上官通走进去,只看到一背影,坐在那里喝酒。

    上官通脸色冰冷,“阁下请我来做什么?”

    男子头也未回道,“知道你心情憋闷,请你喝酒。”

    “不必!”上官通冷冷回道。

    他转身就要走。

    男子把酒杯放下道,“同样都是崇国公的儿子,一个是飞虎大将军,一个连加入飞虎军都做不到,我一个外人瞧了都觉得不公平。”

    上官通拳头攒紧,骨头发出嘎吱响声。

    男子起身,走到上官通身边,笑道,“与我合作,飞虎军就是你的。”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南梁护国公世子。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