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质疑

    他们只想到送儿子进飞虎军,沾点飞虎军战无不胜的威名,可没想过送儿子去战场上送死,正如上官暨说的,飞虎军上了战场,是要打头阵的,最危险的事都由飞虎军去完成。

    这在上官暨说服先皇的时候,百官亲耳听见,无需赘述。

    只是才刚和南梁打了大半年,打的南梁服软求饶,边关怎么也要平息个三五年吧,这三五年足够他们儿子借飞虎军做跳板了,怎么又要开战了?

    有大臣质疑上官暨危言耸听,崇国公护子心切道,“既然边关短时间内没有战乱的可能,李大人又何必这么急的把儿子送进飞虎军?难道李大人不知道国库空虚,太平盛世的时候,需要将士们解甲归田,为朝廷减轻负担吗?”

    说到最后,崇国公眼神都凌厉了起来,李大人嗓子像是被人扼住了,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打仗的时候,没人站出来要送儿子去战场,这不打仗了,一个个削尖了脑袋把儿子往军营里送,便宜就有这么好捡的?!

    崇国公看不上他们,当然了,上官暨也看不上,这也是他无论如何也要阻拦他们加入飞虎军的原因。

    不为保家卫国加入飞虎军的,缺少一腔热血,上了战场,不会热血沸腾的往前冲杀,只会拖后腿。

    平常娇生惯养长大的,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万一在战场上受了伤送了命,这些大臣未必记得今日一个劲的把儿子往飞虎军里送的事。

    那些大臣一个个面色难堪,上官暨站出来解释他为什么觉得南梁会很快和大齐开战,朝廷不能有丝毫松懈。

    劝了一通后,又打圆场道,“诸位大人对飞虎军的支持,我很感激,比试时,只要想加入飞虎军的都留下,训练一个月,如果他们还愿意加入飞虎军,他们就是飞虎军中的一员。”

    这个台阶递过来,那些大臣赶紧都顺着台阶下了,崇国公也没再说什么,飞虎军的训练强度他知道,要真能和飞虎军一样训练一个月,皇上不许他们加入飞虎军,他都要替他们说好话了。

    这事就这么定下了,算是皆大欢喜。

    飞虎军威名远播,大家都为能成为飞虎军中的一员感到骄傲,想加入飞虎军的都在加紧训练,以求在比试时能脱颖而出,将来上了战场能光宗耀祖。

    太后再逼婚,冀北侯夫人便道,“犬子想加入飞虎军,正为比试做准备,一时半会儿怕是没法迎娶孙六姑娘过门。”

    太后脸拉的很长,这已经是她第四次开口了,冀北侯府竟然如此不识抬举!

    有些话,太后是想说不便说,冀北侯府二少爷是帮文远伯府洗刷了冤屈,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但他的风评也一般,打架闹事如同家常便饭,这样的人加入飞虎军,是要带坏飞虎军吗?!

    只是这话太后不能说,要沈钧山真这么差劲,那她还怂恿先皇给孙六姑娘赐婚,这是把人姑娘往火坑里头推。

    太后压抑着怒气道,“修身齐家,有多少人在上战场前赶着把亲事办了,冀北侯府倒是一点不急。”

    冀北侯夫人尴尬一笑,“做母亲的哪有不急的,只是他们三兄弟,总有个先来后到。”

    沈钧山是她儿子,可沈钧山还有兄长呢。

    兄长未娶,做弟弟的急什么?

    先前拿这事搪塞,太后催着她赶紧把沈大少爷的喜事办了,原本这也是冀北侯夫人着急的事,听了太后的话。

    沈大少爷也急着抱得美人归,但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亲事能拖多久拖多久,他这个兄长没办喜事,沈钧山这个做弟弟的才有理由搪塞太后啊。

    他做大哥的不能帮弟弟什么,只能这样尽一点绵薄之力了。

    好在沈钧山的未来大嫂通情达理,和沈大少爷想一块去了,他们想长长久久,也希望沈钧山能得偿所愿。

    再者有个孙六姑娘这样的妯娌,冀北侯府也安生不了,帮沈钧山和云初,就是帮她自己。

    晚上几个月出嫁而已,多些时间在爹娘膝下尽孝是好事。

    两个月前就说要办喜事了,到现在还没过门,太后知道冀北侯府打的什么算盘,这是把她的话当成耳旁风,道,“沈大少爷不会也要加入飞虎军,不打算办喜宴了吧?!”

    冀北侯夫人惶恐,“成亲是大事,冀北侯府不能委屈了人家姑娘,喜宴尽量筹备的尽善尽美,所以耽搁了时间,大喜之日已经定下了,下个月十八。”

    太后一口气堵在胸口,差点没活活气死她,这才月初!

    下个月十八,沈大少爷才成亲,轮到沈二少爷迎娶孙六姑娘过门又得往后挪上两个月了。

    最让太后气恼的就是冀北侯府的态度了,训斥她,乖乖受着,反驳也尽量温和,从不逞口舌之快,可要冀北侯府办的事,说阳奉阴违都算是夸她了,根本就没听进去,更别提照办了。

    太后憋着一肚子邪火抬手把冀北侯夫人打发了。

    冀北侯夫人前脚走,后脚太后冷道,“宣崇国公夫人进宫。”

    冀北侯夫人倒是挺喜欢被太后宣进宫的,这样她就能理直气壮的去朝华宫见云妃了,出了永宁宫没多会儿,颜宁和云初就过来了。

    在冀北侯夫人眼里,颜宁就是她女儿了,云初是她相中的儿媳妇。

    看到她们,冀北侯夫人高兴的合不拢嘴,不等她见礼,颜宁就扶住了她,唤道,“舅母……。”

    冀北侯夫人拍着她的手道,“这回没消瘦。”

    颜宁面色桃腮,白里透红,看着气色就好,颜宁道,“有云初陪着我,二表哥也回京了,我吃的好睡的好,自然好了,只是太后又刁难舅母了?”

    冀北侯夫人不想颜宁担心,笑道,“左不过就是那些话,听着就是。”

    但再多的反应那也是没有的。

    冀北侯夫人待了一刻钟,方才出宫。

    这边她回府,那边崇国公夫人进宫了,太后要上官通加入飞虎军。

    崇国公夫人猜太后找她来也是这事,她恼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国公爷不同意,他这颗心是偏的没边了。”

    太后冷道,“百官之子都能参选飞虎军,通儿反倒不让,这是何道理?!”

    “只管让他参加,崇国公不赞同,让他来找哀家!”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