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严惩

    太皇太后是皇上的皇祖母,她吐血,公公来禀告,皇上不能不当回事。

    除非朝堂上商议的是十万火急的事,否则皇上是没法顶着个“孝”字不去看太皇太后的。

    皇上阴沉着张脸从龙椅上起来,匆匆赶去太皇太后寝殿。

    小福公公顾着扶皇上都没说退朝,百官只能等在那儿,交头接耳,面面相觑。

    皇上对孙家的态度很坚决,但太皇太后的身子骨,皇上也不能不考虑,不知道太皇太后这一病,能不能护着孙家上下?

    万寿宫,是太皇太后的寝宫。

    皇上迈步进去的时候,太医正在给太皇太后施针。

    太皇太后卧在病榻上,脸色苍白,气若游丝。

    皇上上前看了一眼,着实吓了一跳,才不过几天没见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头发白了大半,仿佛苍老了十岁不止。

    皇上站在一旁看着,太医几根银针扎下去,太皇太后缓缓醒过来,嘴角还有未擦干的血迹。

    看见皇上,太皇太后悲痛欲绝,“若是先皇还在,绝不会允许你如此住处孙家……。”

    孙家是皇上的曾外祖家。

    只是身在帝王家,父子兄弟的感情尚且不深,何况是隔了辈分的曾外祖家了。

    对孙家,皇上不仅没什么感情,甚至还是皇上夺嫡路上的绊脚石,因为太皇太后向着太后,向着先太子和六皇子,而非皇上。

    以前没少给他使绊子,皇上自认登基后,没对孙家落井下石已经够宽厚了,太皇太后还对他有这么多要求,不是气糊涂了就是老糊涂了。

    皇上没说话,太皇太后是气的五脏巨疼,太医要给她把脉,太皇太后抬手避开,“连娘家都护不住,还活着做什么?!”

    这句话,直接把皇上的怒气挑了起来,皇上冷道,“就因为有太皇太后袒护,孙家才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诬陷文远伯,让先皇背负骂名!”

    “如今罪证确凿,太皇太后不大义灭亲还要袒护到底,太皇太后是要朕也做个昏君吗?!”

    太皇太后脸上最后一点血色消失殆尽。

    她没想到皇上态度会这么强硬,连她这个皇祖母的死活都不顾了。

    太后在宝妃的搀扶下走进来,正好听到皇上说的话,她眸底晦暗难测。

    宝妃面上不动声色,心底其实挺高兴的,女人慕强,若皇上被太皇太后一逼就退让了,宝妃还真看不上这样的皇上。

    帝位威严是最吸引人的。

    太后上前帮孙家求情,道,“文远伯府一案疑点重重,所谓指着孙家的证据,哀家看都虚的很,皇上不必急于一时定孙家的罪,等查清楚了再定也不迟。”

    太后没说孙家是冤枉的,毕竟证据不是摆设,这案子是由三司会审,虚假的证据要能蒙混过他们的眼,他们都可以告老还乡了。

    但能拖一时就拖一时,或许事情还有转机呢。

    皇上知道太后打的什么算盘,有些事能拖,有些事不能拖。

    现在太皇太后病倒,孙家的案子压后,这在百官眼里是他这个皇上屈服了,对孙家起了放纵之心。

    到时候替孙家求情的大臣会更多,案子会更难判。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不止在战场,在朝堂上也一样。

    太皇太后把先皇抬出来,皇上也抬了,“先皇临终前,叮嘱朕后宫不得干涉,太后是要插手孙家之事吗?”

    一顶干政的帽子扣下来,太后脸色变了一变。

    就是太皇太后也架不住啊。

    皇上看着太皇太后道,“朕知道太皇太后对孙家的感情,但孙家犯错太大,国法难容,太皇太后要觉得此举让您蒙羞了,处置孙家的事,朕可以交给您来。”

    “大义灭亲,太皇太后必定得百姓称颂!”

    说完,皇上转身叮嘱太医,“好好照顾太皇太后。”

    丢下这一句,皇上大步流星的走了。

    太皇太后靠在大迎枕上,进气多出气少了。

    太后看着皇上走远,皇上的话让她心慌不安,她一直觉得皇上羽翼未丰,不成气候,可皇上能说出让太皇太后下旨处置孙家的话来,够狠。

    皇上不仅铁了心要除掉孙家,还怕担个不孝之名,让太皇太后亲自下手。

    这是不把太皇太后活活气死不罢休啊。

    太皇太后气的眼泪横流,但拒绝的话,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一来是气大了,二来皇上的话虽然狠了点儿,但对太皇太后来说确实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保住了太皇太后的尊严,甚至还落了个“大义灭亲”的美名。

    大义灭亲……

    大义灭亲!

    太皇太后惨笑不绝。

    听的万寿宫上下后背都发寒。

    皇上去了议政殿,继续商议朝政。

    等朝政商议完,太皇太后也没派人去否决皇上的提议,皇上就当她是答应了。

    “太皇太后悲愤孙家所作所为,让朕不要看在她的面子上轻饶孙家,”皇上冷道。

    “该怎么判,由刑部、大理寺和督察院商议而定。”

    刑部尚书、大理寺卿和督察院刘大人站出来领命。

    百官唏嘘,横行霸道了几十年的孙家居然就这么倒了。

    而查清这个案子的是沈钧山。

    冀北侯府二少爷的威名传遍京都。

    他是京都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却查清楚了这么一件轰动的案子,冀北侯以前有多为这个二儿子丢人,现在就有多自豪,引以为傲。

    当然了,冀北侯内心是既高兴,又不敢置信,这真的是他儿子查的吗?

    孙家上到老太爷,下到几位老爷,被判斩首。

    其他旁支和小辈,流放千里,女眷则充作官奴……

    孙家是皇亲国戚,享受了几十年的荣华富贵,现在要被流放了,实在受不了这样的落差,还有充作官奴,大家闺秀哪受得了给人端茶递水做粗活,甚至可能下场更凄凉,一根白绫挂了脖子。

    消息传到太皇太后耳中,太皇太后心情更悲痛,病情更重了。

    太后一心给沈钧山添堵,让皇上下旨特赦先皇赐婚给沈钧山的未婚妻,孙家有罪,但既然没有被处死,那先皇的赐婚就还算数。

    太后心疼孙六姑娘家逢巨变,无处可去,让沈钧山早日迎娶她过门。

    这事可是把人恶心坏了,却又无可奈何,谁让这是先皇赐婚呢。

    太后把孙六姑娘接进宫,让她照顾太皇太后,这颗带着恨意的棋子哪天嫁进冀北侯府,一准能闹的冀北侯府鸡飞狗跳。

    先皇赐的婚,想休都休不掉。

    颜宁心疼表哥,也怕孙六姑娘祸害冀北侯府,求皇上收回先皇赐婚的圣旨,成全沈钧山和云初。

    皇上一个头两个大,“别的事,朕都能依你,可唯独这事,朕想帮忙都帮不上。”

    若是先皇的赐婚那么好收回,他就不会娶宝妃进宫了。

    先皇耳根子太软,宠幸太后,没把帝位交给齐王已经很不容易了。

    颜宁也知道这事难办,云初劝她别为难皇上,颜宁看着她,“那你和表哥怎么办?”

    云初朝她摇头,“我还要在宫里伺候你两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沈钧山对文远伯府的恩情,她一辈子也还不清。

    之前沈钧山在梁州遇刺,虽然她知道的时候,沈钧山已经平安无事了,但云初那时候就打定主意了,即便给他做妾,她也绝无怨言。

    但她的亲事,她做不了主。

    颜宁宽慰云初道,“二表哥的性子我最了解,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也休想逼他成亲。”

    “二表哥钟情你,他一定会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娶你过门,绝不会委屈你的。”

    云初点点头。

    沈钧山以受伤未愈为由拒绝现在就成亲,太后也拿他没辙。

    不过太后也不急,孙六姑娘活一日,就一日是他的未婚妻,他赖得了一时,也赖不了一世,他更不敢弄死孙六姑娘。

    为了更好的给冀北侯府添堵,太后还给孙六姑娘找了个靠山,认了义母。

    太后找的人,那肯定是向着太后的,再者孙六姑娘要嫁的是冀北侯府,多这么一个亲家,高兴还来不及呢。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