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严惩

    轻飘飘一句话,皇上的脸色比挨了揍还要难看,这是在蔑视他这个皇上!

    都拿到确凿证据了,他这个皇上却没魄力将人绳之以法,这是昏庸,是无能。

    一下子就把皇上的怒气撩拨高了。

    云初站在一旁,心底对沈钧山的满是感激,她知道沈钧山揍皇上,一来是为颜宁出气,二来是为了她。

    揍了皇上,皇上在气头上,更容易被激将。

    他一旦答应沈钧山追究到底,他就不能食言了,因为他已经对颜宁食言了,不论再说到做不到。

    果不其然,皇上怒拍龙案道,“朕一定会追究到底!”

    再说太后,出了御书房后,脸上的寒气更深了一层。

    虽然她不喜皇上坐上她觊觎已久的地位,可帝王威严不容任何人践踏。

    冀北侯府二少爷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手揍皇上,皇上不生气还包庇他,这哪像一个帝王的样子?!

    他宠云妃已经宠的没有了底线了!

    宝妃拿什么和皇上争。

    还有冀北侯府二少爷是去梁州查案,不仅活着回来了,似乎还带回来了证据……

    真是一群废物!

    太后怒不可抑,回永宁宫的脚步急切而凌乱。

    “宣崇国公二少爷进宫见哀家!”

    御书房内。

    颜宁帮皇上上药,碰的再轻,皇上也难免呲疼。

    “很疼吗?”颜宁心疼道。

    “不疼,”皇上摇头。

    沈钧山一记眼神飘过来,皇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怎么的,还想揍的更狠一点不成?!

    他说这话是宽慰颜宁的,不是真的不疼!

    迟早有一天落他手里,到时候有他好果子吃,云妃替他求情都没有用!

    皇上已经暗搓搓决定给沈钧山授予官职了,就他这性子,到了官场,一定会被人群起而攻之,到时候找个由头把他贬的远远的,省的看着闹心。

    上好了药,小福公公把包袱打开,把里面的供词和证据呈给皇上过目。

    皇上看过后,眉头拧的松不开了。

    这案子……

    他抬头看了沈钧山一眼。

    难怪他此去凶险万分,差点回不来了,这案子直指国舅啊。

    太皇太后的娘家孙家。

    证据很充分,还有证人,都一并护送进京了。

    皇上把供词放下道,“宣刑部尚书进宫见朕。”

    “这么大的案子,一个刑部怕是不敢办吧,”沈钧山道。

    “只怕刑部尚书待会儿出宫就会坠马摔伤了。”

    太皇太后在朝中势力不弱。

    这案子查到太皇太后头上,但会不会牵扯上太后和齐王尚未可知。

    牵扯的人越多,刑部尚书就更没胆量查。

    万一扳不倒,他的仕途就到头了。

    皇上摆手道,“三司会审,把大理寺和督察院都叫来。”

    小福公公赶紧差人去传话。

    刑部尚书最先到御书房,刚准备迈步进去,身后大理寺卿唤他。

    刑部尚书回头就看到大理寺卿和督察院刘大人匆匆过来,刑部尚书心咯噔一下跳了。

    他以为皇上只传召了他。

    皇上传召他的次数不算少,但还是头一回叫上大理寺卿和督察院。

    三司齐聚,这是要审什么大案啊。

    三人忐忑的迈进御书房,皇上把文远伯府一案的证据和供词交给他们。

    三人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文远伯府是冤枉的,他们都知道,虽然没找到陷害真凶,却也给文远伯府平反了,查抄之物悉数奉还。

    他们想着这案子差不多就算了了,没想到文远伯府还继续往下查了。

    这证据……不重,可压在他们心头沉甸甸的。

    难怪皇上要把他们都叫来了,这案子搁谁手里都是烫手山芋,三个人一块儿查,力量大,倒霉也有个伴。

    没法拒绝,只能领命了。

    从御书房出去后,刑部尚书擦了下头上的冷汗,望着大理寺卿和督察院刘大人道,“两位看这案子……。”

    大理寺卿一脸苦笑,“皇上还算体谅我们了。”

    “孙家是皇亲国戚,但文远伯府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咱们只能依照国法办了。”

    依照国法,就得把孙家入狱。

    这根本就是没有选择的事。

    三人一同去了刑部,然后亲自大人去包围孙家,把孙家上下都抓了。

    这事一传开,太皇太后气病倒了。

    孙家是她娘家,这一被包围,太皇太后颜面扫地。

    太皇太后一病倒,皇上就得去探望。

    太皇太后根本不见他,“还来看哀家做什么,干脆直接把哀家气死算了!”

    皇上头疼的紧,太皇太后这是拿命逼他撤案啊。

    可他已经答应沈钧山彻查到底了。

    即便是皇亲国戚,那也不能为了一点兵权就做出诬陷人通敌卖国的事,伤忠良的心,让先皇背负昏庸的骂名。

    他才刚登基,也需要办件轰动的案子来树立君威。

    孙家不长眼,正好撞这个节骨眼上了。

    皇上问了问太医太皇太后的情况,太医说情况不妙。

    毕竟太皇太后年纪不轻了。

    “照顾好太皇太后,若是有什么好歹,朕唯你是问!”

    丢下这一句,皇上转身离开。

    既然太皇太后不见他,他何必苦守在这里,还有那么多的国家大事要他处置呢。

    皇上就这么走了,他要真进来,没人敢拦,明摆着就是不愿意进来,过来也不过是做为孙儿不得不装装样子走个过场。

    太皇太后一生气,病的更重了。

    沈钧山把案子查的很清楚,毕竟走了这么多天,没有确凿证据,怎么可能撼动得了有太皇太后做靠山的孙家?

    孙家一入狱,仗着是皇亲国戚,张开就叫冤,问话就是不知道。

    这明显不配合的态度,也有点激怒刑部尚书了。

    这都证据确凿了,还这么冥顽不灵。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他们要主动招供,皇上看在太皇太后的面子上也会从轻发落一点儿。

    这样的态度,皇上岂会饶他们?!

    什么都问不出来,逼的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他们要给孙家用刑。

    孙家养尊处优,走到哪里都被人奉承,哪里受得了板子,三十大板一上身,命就没了一半了。

    对于陷害文远伯府的事亦供认不讳,不过只孙大人一人认罪了。

    陷害文远伯府是他一人所为,与其他人无关。

    刑部尚书继续盘问,他是把这案子交给谁去办的,把孙家二房给牵扯了进来……

    三天后,案子查清。

    早朝上,刑部尚书当着百官的面向皇上禀告。

    皇上怒不可抑,“孙家身为皇亲国戚,竟然做出这样诬陷忠良的事,害先皇遭人唾骂,罪不容赦!”

    “依照国法,该如何判?!”

    刑部尚书硬着头皮道,“罪魁祸首判斩立决,其余众人,男的流放千里,女的充作官奴。”

    “只是他们是太皇太后的娘家人,官奴实在有伤太皇太后颜面……。”

    其他大人也纷纷站出来替孙家求情。

    皇上冷笑一声,“孙家要顾着太皇太后的颜面,就不会做出陷害忠良的事!”

    正要让刑部严惩,远处一公公跑过来道,“皇上,不好了,太皇太后气吐血了。”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