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愤怒(1/3)

    之后冬梅被带上来,颜宁也没多问,只让她说说从进梅美人寝殿到离开之间的事。

    冬梅张口一句,“奴婢记性不好,已经不记得了。”

    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颜宁望着宝妃,宝妃笑道,“让云妃见笑了,这丫鬟记性差,本宫是知道的,平常也不敢让她干什么要紧活。”

    颜宁也笑了,“三五年前的事不记得了还算正常,三五个月不到的事都忘的这么干净,可别是有什么隐疾。”

    “把这样的宫女放在身边使唤,宝妃不把自己的身子当回事,也得想着点皇上和太后吧?”

    只这一句,冬梅就休想再继续待在宫里了。

    冬梅跪在地上,脸白如纸。

    宝妃没想到颜宁会这么说,一时间,忘了该怎么接招了。

    这招接不住了啊。

    冬梅想继续待在宫里,就得没病,她就得承认自己记得当初的事。

    可她说自己记性不好,宝妃也认了。

    这会儿反口,那就是不把云妃放在眼里。

    云初适时道,“就算放冬梅出宫,只怕她这记性,也不记得老家在哪儿了。”

    “奴婢这里倒有张偏方,治记性不好最管用。”

    颜宁看了宝妃一眼道,“只要没出宫就还是宝妃的宫女,让不让医治,宝妃说了算。”

    宝妃咬着牙道,“那得辛苦安姑娘了!”

    云初笑了笑,让宫女把冬梅带下去。

    在寝殿外,云初让人端一盆水来,道,“摁她进水,想起来了就放她。”

    “想不起来就继续。”

    说完,两宫女就把冬梅摁进盆里,一会儿就拿出来。

    冬梅大口的喘气。

    只是还没缓过劲来,就又被摁下去了。

    如此反复。

    三回后,云初问道,“想起来没有?”

    “没有,”冬梅咬牙道。

    话音未落,又继续了。

    云初道,“这回一直摁着,直到她想起来为止。”

    冬梅奋力挣扎。

    宫里倒让她挣扎出来,但又继续摁下去。

    几个来回后,冬梅吓住了,“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是什么时辰去的朝华宫?”云初问道。

    “巳时三刻,”冬梅喊道。

    果然是想起来了,云初转身进殿。

    宝妃正冲颜宁发飙呢,“到底是在治病还是在用刑?!”

    云初笑道,“已经治好了。”

    啪!

    一巴掌呼宝妃脸上,打的宝妃差点没活活气死。

    冬梅被拖进来跪在地上,上半身湿的差不多了。

    宝妃以为她会反咬一口,说怕被活活淹死,不得不撒谎说想起来了。

    但冬梅并没有。

    云初就是怕她耍无赖,先问了一句才放了她。

    虽然才一句,只要冬梅说反悔,就能再拖出去继续。

    冬梅除了招供,别无选择。

    她跪在地上,云初问一句,她答一句。

    问冬梅的话就是之前问小宫女酒儿的。

    除了进梅美人寝宫的时间对的上,其他时间都不对。

    这两个人中必定有一个在撒谎。

    宝妃看着颜宁冷道,“云妃是打算听梅美人那小宫女的断定我的宫女撒谎了?!”

    颜宁温和道,“要判断她们两哪个撒谎了,只能是第三个人。”

    宝妃眉头一皱。

    颜宁道,“再去浣衣局找几个在梅美人宫里伺候过的宫女来。”

    很快,人就被带来了。

    几个宫女当众回话,确定冬梅撒谎了。

    看见冬梅把药包给兰儿的只有酒儿一人,但看见冬梅从假山后离开的却不止酒儿一人。

    冬梅否认她没有去过假山,别人是在污蔑她。

    颜宁要云初审问冬梅,如果冬梅嘴硬就用刑让她开口。

    宝妃直接站了起来,“云妃是想屈打成招吗?!”

    “宝妃是心虚了,所以不让我继续往下查吗?”云初望着她。

    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可势弱的是宝妃。

    这时候,太后身边的李嬷嬷来了。

    李嬷嬷还真没想到跋扈的宝妃居然被柔弱的云妃压了一头。

    得亏太后叫她来看着。

    不过李嬷嬷来也没用,颜宁笑道,“既然李嬷嬷来了,那让小福公公也别躲着了,也出来坐着看这案子怎么审吧。”

    这时候,宝妃才发现小福公公就在朝华宫。

    宝妃气道,“这里是朝华宫,皇上还怕我欺负了宝妃,要派人来看着?!”

    小福公公恭敬道,“宝妃误会了,是云妃怕宝妃在朝华宫受了委屈,到时候太后怪罪她,才让奴才来看着点儿。”

    小福公公面带笑意,李嬷嬷脸色极其难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