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愤怒

    之后冬梅被带上来,颜宁也没多问,只让她说说从进梅美人寝殿到离开之间的事。

    冬梅张口一句,“奴婢记性不好,已经不记得了。”

    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颜宁望着宝妃,宝妃笑道,“让云妃见笑了,这丫鬟记性差,本宫是知道的,平常也不敢让她干什么要紧活。”

    颜宁也笑了,“三五年前的事不记得了还算正常,三五个月不到的事都忘的这么干净,可别是有什么隐疾。”

    “把这样的宫女放在身边使唤,宝妃不把自己的身子当回事,也得想着点皇上和太后吧?”

    只这一句,冬梅就休想再继续待在宫里了。

    冬梅跪在地上,脸白如纸。

    宝妃没想到颜宁会这么说,一时间,忘了该怎么接招了。

    这招接不住了啊。

    冬梅想继续待在宫里,就得没病,她就得承认自己记得当初的事。

    可她说自己记性不好,宝妃也认了。

    这会儿反口,那就是不把云妃放在眼里。

    云初适时道,“就算放冬梅出宫,只怕她这记性,也不记得老家在哪儿了。”

    “奴婢这里倒有张偏方,治记性不好最管用。”

    颜宁看了宝妃一眼道,“只要没出宫就还是宝妃的宫女,让不让医治,宝妃说了算。”

    宝妃咬着牙道,“那得辛苦安姑娘了!”

    云初笑了笑,让宫女把冬梅带下去。

    在寝殿外,云初让人端一盆水来,道,“摁她进水,想起来了就放她。”

    “想不起来就继续。”

    说完,两宫女就把冬梅摁进盆里,一会儿就拿出来。

    冬梅大口的喘气。

    只是还没缓过劲来,就又被摁下去了。

    如此反复。

    三回后,云初问道,“想起来没有?”

    “没有,”冬梅咬牙道。

    话音未落,又继续了。

    云初道,“这回一直摁着,直到她想起来为止。”

    冬梅奋力挣扎。

    宫里倒让她挣扎出来,但又继续摁下去。

    几个来回后,冬梅吓住了,“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是什么时辰去的朝华宫?”云初问道。

    “巳时三刻,”冬梅喊道。

    果然是想起来了,云初转身进殿。

    宝妃正冲颜宁发飙呢,“到底是在治病还是在用刑?!”

    云初笑道,“已经治好了。”

    啪!

    一巴掌呼宝妃脸上,打的宝妃差点没活活气死。

    冬梅被拖进来跪在地上,上半身湿的差不多了。

    宝妃以为她会反咬一口,说怕被活活淹死,不得不撒谎说想起来了。

    但冬梅并没有。

    云初就是怕她耍无赖,先问了一句才放了她。

    虽然才一句,只要冬梅说反悔,就能再拖出去继续。

    冬梅除了招供,别无选择。

    她跪在地上,云初问一句,她答一句。

    问冬梅的话就是之前问小宫女酒儿的。

    除了进梅美人寝宫的时间对的上,其他时间都不对。

    这两个人中必定有一个在撒谎。

    宝妃看着颜宁冷道,“云妃是打算听梅美人那小宫女的断定我的宫女撒谎了?!”

    颜宁温和道,“要判断她们两哪个撒谎了,只能是第三个人。”

    宝妃眉头一皱。

    颜宁道,“再去浣衣局找几个在梅美人宫里伺候过的宫女来。”

    很快,人就被带来了。

    几个宫女当众回话,确定冬梅撒谎了。

    看见冬梅把药包给兰儿的只有酒儿一人,但看见冬梅从假山后离开的却不止酒儿一人。

    冬梅否认她没有去过假山,别人是在污蔑她。

    颜宁要云初审问冬梅,如果冬梅嘴硬就用刑让她开口。

    宝妃直接站了起来,“云妃是想屈打成招吗?!”

    “宝妃是心虚了,所以不让我继续往下查吗?”云初望着她。

    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可势弱的是宝妃。

    这时候,太后身边的李嬷嬷来了。

    李嬷嬷还真没想到跋扈的宝妃居然被柔弱的云妃压了一头。

    得亏太后叫她来看着。

    不过李嬷嬷来也没用,颜宁笑道,“既然李嬷嬷来了,那让小福公公也别躲着了,也出来坐着看这案子怎么审吧。”

    这时候,宝妃才发现小福公公就在朝华宫。

    宝妃气道,“这里是朝华宫,皇上还怕我欺负了宝妃,要派人来看着?!”

    小福公公恭敬道,“宝妃误会了,是云妃怕宝妃在朝华宫受了委屈,到时候太后怪罪她,才让奴才来看着点儿。”

    小福公公面带笑意,李嬷嬷脸色极其难看。

    太后若不是怕宝妃受委屈,就不会派她来了。

    太后能关心宝妃,皇上怎么就不能关心云妃了?

    云初就说了一句,“皇上身边离不得小福公公伺候,还是早点审完,早点让小福公公回去伺候皇上。”

    这话捧的小福公公浑身舒泰。

    虽然是伺候人,但皇上可不是谁想伺候都能有机会的。

    李嬷嬷站在宝妃身边,一言不吭。

    在占理的情况下,小福公公镇她还绰绰有余。

    现在人多了,这案子反而好审问了。

    冬梅嘴硬,那就拖下去打,打到她肯说实话为止。

    三十板子一挨,冬梅皮开肉绽,怕被活活打死,她招了。

    是她把药给兰儿,让兰儿下在皇上喝的茶里。

    宝妃气站起来,“我给皇上下药做什么?!”

    “我和皇上还未圆房,我会有这么好心成全梅美人吗?!”

    丢下这一句,宝妃含泪离开。

    颜宁望着云初,虽然这是冬梅招供的,但确实说不过去啊。

    云初摇头,“我相信冬梅说的,虽然我也不明白宝妃为什么这么做。”

    冬梅挨了板子,云初让人把她送回长信宫。

    冬梅一回去,宝妃给她补了二十大板,冬梅没扛过去,当场毙命。

    就这样还消不了宝妃的气,宝妃哭着去了永宁宫,找太后哭诉,她要出宫,她不做皇上的妃子了,省的被人诬陷。

    太后怒极,把皇上叫去一通训斥。

    “云妃到底是何居心,她独得你宠爱还不够,还要处处挤兑宝妃,你都还没有和宝妃圆房,她也没有去你跟前献过殷勤,是哀家看不过眼,催了你几回,”太后怒火滔滔。

    “哀家让你雨露均沾这过分吗,云妃一定要逼的宝妃离宫她才满意吗?!”

    朝华宫的事,小福公公从头到尾都在。

    宝妃含泪走后,小福公公如实禀告皇上知道。

    皇上比谁都清楚是谁给她下的药,他还没动怒呢,结果宝妃恶人先告状了。

    皇上实在不敢相信崇国公居然有宝妃这样的女儿。

    若不是这是先皇赐婚,是崇国公的女儿,皇上肯定会答应放她出宫。

    至于她一辈子嫁不了人,那也是她咎由自取。

    皇上和太后四目相对,眸底寒芒一个比一个冷。

    幸好这时候有小公公跑进来道,“皇上,边关八百里传来急报。”

    皇上二话没说,转身离开。

    后宫的事再大再急也没有国事重要。

    太后有气也只能憋着。

    等皇上一走,太后不耐烦的看着宝妃道,“好了,别哭了,皇上走了。”

    宝妃擦掉眼泪望着太后,“那这事……。”

    “你都闹着要离宫了,皇上还能说什么,虽然崇国公世子不是你嫡亲的兄长,却也是你大哥,皇上不给哀家面子,也得给他面子,”太后道。

    太后烦心的很。

    飞虎军到了边关,这才多久,就打了不知道多少胜仗了,得了个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威名。

    从永宁宫出去,皇上脸上的怒气也压不住了。

    小福公公跟在身后,都替皇上觉得窝囊。

    明明是宝妃所为,她还倒打一耙,说云妃居心不良。

    再想想在边关杀敌的崇国公世子,再想想宝妃,明明都是崇国公生的,怎么差别就这么的大呢。

    “这事不要告诉云妃,”皇上叮嘱道。

    小福公公点头。

    他哪敢告诉云妃啊,皇上一个生气就够了。

    不过这些事即便皇上不说,颜宁也知道,这么大的事,根本瞒不住。

    颜宁望着云初,“往后宫里再出现这样的事,我是不是要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皇上心里有数就够了,”云初道。

    她们也没指望这件事能扳倒宝妃和太后。

    云初觉得这事到这里就差不多了,然而并没有。

    宝妃一闹,太后为了给宝妃洗刷“冤屈”,要继续查这个案子。

    这一查,梅美人自首了。

    是她给皇上下药的,与宝妃无关。

    云初知道后宫可怕,但她没想过会可怕到这种程度。

    变黑为白,变白为黑。

    云初去冷宫质问梅美人,梅美人哭成泪人儿,跪在地上给云初磕头,“你和云妃的恩情,我永世不敢忘,可我还有爹娘兄弟……。”

    “你能为了文远伯府豁出命,你该能理解我。”

    太后拿他们的命逼她。

    她除了认下罪名,她别无选择。

    云初苦笑一声,转身离开。

    这案子闹到这份上,梅美人主动认罪其实是最好的结果了。

    宝妃洗刷了“冤屈”,不再闹着要出宫,太后就不会给皇上施压。

    只是颜宁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因为皇上明知道梅美人的可怜无辜还要处死她。

    颜宁到底于心不忍,道,“就算皇上要处死梅美人,她腹中胎儿也无辜。”

    “皇上给他一条活路吧。”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