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 红颜易老(1/2)

    圣火女祭司阿奇丽娅,及黑夜女王英妮娜。与鲁琪拉朝夕相伴,形影不离。乃奥古斯塔鲁琪拉之心腹爱将。号“光暗双翼”。

    绿洲兄弟会中的前罗马贵族曾言,二人将为鲁琪拉插上重返罗马的双翼。

    如今看来,似乎遥遥无期。

    “不。事实上,正越来越接近。”阿奇丽娅睿智一笑。

    用餐后。三人正端坐于美丽的琉璃花厅,侵染芬芳,沐浴暖阳。繁花似锦,潋滟春光。

    “为何?”皇后耳濡目染,汉话精纯。唯梦呓时,方闻罗马乡音。

    “蓟王南征三月,辟南州珠链。又凿海渠,裁弯取直。难不成,只为收过往关税。”阿奇丽娅一语道破:“我以为,蓟王欲串通罗马航线。”

    “正是。”黑夜女王英妮娜,向来言简意赅。

    “那时,十万大军出绿洲,十万大军下南海。水陆并进,胜算倍增。”阿奇丽娅妩媚一笑:“蓟式巨舰,海上坞堡。沿岸诸国,无可匹敌。”

    “蓟王又纳亚马逊三人。”英妮娜一针见血。

    二人当面,鲁琪拉无需刻意隐藏:“罗马大汉兄弟之邦,如何亲上加亲。”

    “昔者,楚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阿奇丽娅出口成章。

    巫山神女之事,可谓家喻户晓。

    “愿荐枕席。”鲁琪拉焉能不知。

    阿奇丽娅又道:“需遵循汉人礼数。苟且野合必为人所弃。”

    “我自然知晓。”鲁琪拉忽有些心烦意乱。蓟王礼遇,若即若离。眼中清洌无波,无半分情欲。这让在一众帝国元老中,长裙善舞,片叶不沾身的罗马皇后,束手无措。仿佛政治素人,一时竟无从入场。

    “等。”英妮娜一声轻笑。

    “等到何时。”罗马皇后,从未如此担心,红颜易老,韶华易逝。

    “等到蓟王君临天下,自行西顾。”英妮娜答曰。

    “还需多久。”

    “短则三五载,长则十余载。”英妮娜答曰。

    “十载之后,我已近四十。”鲁琪拉如何能不心焦:“还能生子否?”

    “白发御姬皆能生子,皇后自不例外。”阿奇丽娅好言宽慰。

    汉人母凭子贵。若能诞下蓟王麟儿,执政罗马,唾手可得。只需蓟国横海舰队抵达,沿线港城,几乎不设防。而后以此为锚,辐射内陆。与征西大军相向而行,罗马边墙,崩塌在即。

    心念至此,鲁琪拉心头一阵火热。

    窥见皇后表情。圣火女祭司忽喃喃自语:“民谚曰:一入蓟国不思归。恐皇后得偿所愿,再无重返罗马之念。”

    “我亦如此想。”英妮娜附和道。终归“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习惯了汉家的玉食靡衣,香车宝马。如何再回罗马,粗茶淡饭,敝裘羸马。忍受满城骚臭。

    鲁琪拉,心有所想,充耳未闻。

    罢朝后,蓟王留下一众肱股重臣,专开朝会。商讨洛阳变局。

    “如司隶校尉所言,七国计使,非死于刺客之手,而被董卓灭口。”贾诩言道:“此乃嫁祸之计也。”

    “中丞所言极是。刺客乱箭射破董卓车驾,然七国车驾皆毫发无伤。换言之,刺客只为伏杀董卓,而非七国计使。”

    圣火女祭司阿奇丽娅,及黑夜女王英妮娜。与鲁琪拉朝夕相伴,形影不离。乃奥古斯塔鲁琪拉之心腹爱将。号“光暗双翼”。绿洲兄弟会中的前罗马贵族曾言,二人将为鲁琪拉插上重返罗马的双翼。

    如今看来,似乎遥遥无期。

    “不。事实上,正越来越接近。”阿奇丽娅睿智一笑。

    用餐后。三人正端坐于美丽的琉璃花厅,侵染芬芳,沐浴暖阳。繁花似锦,潋滟春光。

    “为何?”皇后耳濡目染,汉话精纯。唯梦呓时,方闻罗马乡音。

    “蓟王南征三月,辟南州珠链。又凿海渠,裁弯取直。难不成,只为收过往关税。”阿奇丽娅一语道破:“我以为,蓟王欲串通罗马航线。”

    “正是。”黑夜女王英妮娜,向来言简意赅。

    “那时,十万大军出绿洲,十万大军下南海。水陆并进,胜算倍增。”阿奇丽娅妩媚一笑:“蓟式巨舰,海上坞堡。沿岸诸国,无可匹敌。”

    “蓟王又纳亚马逊三人。”英妮娜一针见血。

    二人当面,鲁琪拉无需刻意隐藏:“罗马大汉兄弟之邦,如何亲上加亲。”

    “昔者,楚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阿奇丽娅出口成章。

    巫山神女之事,可谓家喻户晓。

    “愿荐枕席。”鲁琪拉焉能不知。

    阿奇丽娅又道:“需遵循汉人礼数。苟且野合必为人所弃。”

    “我自然知晓。”鲁琪拉忽有些心烦意乱。蓟王礼遇,若即若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