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2 杀良冒功(1/2)

    车行闹市,可想而知。

    且身居高位,越发珍惜羽毛。董卓勒令一众秦胡匪兵,收拢凶气,径直穿过。与民秋毫无犯,不可恣意妄为。

    军令如山。

    一众骄兵悍将,各自奉命不提。

    “社会”,分“大社”、“国社”、“侯社””、“置设”及“里社”。

    里社又称民社,与大、国、侯、置,四官社,由官寺主持不同。民社乃由社宰主持,花费皆由社众共担。此举极大提高了民众的热情,使得社祭越似节庆。

    但不可否认,“社”的作用,首当其冲,便是祭祀。时亦有百姓,自发为某人立社。如据《汉书》所载,栾布死后,“齐燕之间皆为立社,号曰‘栾公社’”。《后汉书》亦载,长安人宋登,少传《欧阳尚书》,教授数千人。为汝阴令,政为明能,号称“神父”。死后被汝阴人“配社祀之”。

    换言之,时下之“社会”,便是后世之“庙会”。而“公社”,则兼顾寺庙与集会,双重功能。“社神”称“社公”。如“栾公社”的社公,便是栾布。“宋公社”之社公,自是神父宋登。

    故时下,公祭某人,多“配社祀之”。

    言归正传。

    行至社中,摩肩接踵,人头攒动。路边高台,正演百戏。引无数围观。人皆聚集,拥塞道路。别说车马寸步难行,便是晚来民众,亦无立锥之地。

    嬉笑怒骂,各式人声。

    便在此时,忽闻弦响。

    琉璃车窗,应声炸裂。肩窝剧痛,血花迸溅。劲弩之强,竟穿胸洞背,将董卓生生钉在坐榻。

    必是飞虻箭!

    一时箭发如雨。皆奔董卓车驾。

    “护驾!护驾!”中郎将牛辅,厉声呼喊。身旁秦胡兵不及反应。纷纷惨叫落马。

    “有刺客!”民众惊慌逃离,拥挤踩踏,死伤无数。

    眼看刺客手握尖刀,混入人流,冲杀而来。

    牛辅怒急喝骂:“冲驾者,杀无赦!”

    “杀!”刀光一闪,队前秦胡兵,遂将一妇人斩于马下。

    “杀人啦!”民众慌不择路,四散而逃。

    一刀激起凶性。秦胡兵乱刀劈下,砍杀无数。

    劲弩四面来袭,董卓自顾不暇。庞大身躯,多处中箭。万幸抢在昏迷前,及时踩下踏板。钢丝网帘轰然垂落。遮挡乱箭。这才保住性命。

    车外秦胡兵,杀到兴起。纵马踩踏,收割人命。迎头撞见,无分贼人百姓,悉数砍杀了事。

    一时惨叫不断,血流成河。

    不知过了多久,厮杀渐止。社中血腥刺鼻。受此一激,董卓悠悠回魂。

    “来……人。”剧痛难当,竟动弹不得。

    “将……军。”窗外牛辅颤声应答。

    “如何?”

    “尽皆…杀之。”牛辅心有余悸。

    “扶我一观。”挣脱穿肩飞虻箭,董卓抖动横肉,咬牙起身。

    “喏。”牛辅急忙下马登车,门前搀扶。

    待出车门,目光所及。董卓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里社伏尸遍地,血流成河。耳边犹闻伤者哀嚎。更有甚者,还夹杂女子厉声悲鸣。

    社中祠堂,先前多有女子避难。被秦胡兵破门而入,正饱受凌辱。

    董卓强行稳住心神,低声发问:“七国上计使何在?”

    “皆安然无恙。”亦知闯下滔天大祸,牛辅急忙邀功。

    “悉数杀之!”董卓切齿言道。

    “为,为何?”牛辅惊问。

    “立社遇刺,计使皆亡。我等奋力杀贼,浑身披创!”董卓面色狰狞无比。

    “喏!”牛辅幡然醒悟。一不做,二不休。乃行杀良冒功!

    “社中女子,又当如何?”牛辅再问。

    “悉数掠回,充作卒妻。”脱口而出,董卓忽觉无比快意。

    洛阳南宫,玉堂殿。

    “陛下!”便有史夫人,肃容来报:“后将军里社遇袭,七国上计使悉数遇害。”

    “后将军如何?”少帝面色,可想而知。

    “后将军浑身披创,血战得胜,侥幸活命。”史夫人答曰。

    “可留活口。”少帝又问。

    “未曾。”年前,史夫人得董卓重金笼络。如今事发,自当为其遮掩:“贼人假扮社众,骤然发难。皆被后将军斩杀,故无活口。”好一个“假扮社众”。仅此一句,足可为董卓消灾。

    “后将军无碍便好。”少帝轻轻颔首。至于“社众”是否假扮。未曾亲见,又岂能知。

    然“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平乐观,党魁精舍。

    “时适二月社,民各在社下,董卓悉断男子头,驾其车牛,载其妇女财物,以所断头系车辕轴,连轸还洛。诈称,攻贼大获。直入开阳城门,焚其头,以妇女与甲兵为婢妾。”景顾恨声道。

    “董卓其人,狼子野心。”党魁亦动怒:“如此行事,人神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