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尾大不掉(1/2)

    白檀城,乃多年前,蓟王率众原址重造。

    鲜卑大单于檀石槐兵败城下,百万鲜卑,骤然分崩。东部鲜卑,受封蓟国腹地。中部鲜卑,为奢延属国。西部鲜卑,今已融入西域。剩下零散部族,并称四郡亡胡。草原还有零星部落,不愿南下,亦不愿投靠高车,遂成马贼。

    城外大营,本就是鲜卑围城时所造。后圈建成互市之地。白檀城内,设使高车中郎将府治,统领平刚、石成、广成、白狼等,十二高车国。

    首任正副使高车中郎将。便是鲜于辅、鲜于银兄弟。

    蓟王加号“尚父”,幕府统御四方雄兵。已布告天下。使高车中郎将,正式划归辅汉幕府所辖。详细隶属,未及划分。蓟王之意,当由三丞共掌。中丞贾诩居首,左右二丞辅佐。

    至此。辅汉幕府,守备大汉全境。辅汉大将军与大将军,分主内外兵事。

    少帝言下之意:蓟王只管开疆辟土,征伐不臣,关东内乱,便不劳蓟王费心了。

    白檀大军集结,人马嘶鸣,无从遮掩。

    城内豪商登门求问。鲜于二中郎将皆言,乃为征讨长城马贼。

    市中豪商大喜,奔走相告不提。

    街巷更是议论纷纷。

    酒垆之中。便有酒客,摇头叹息:马贼散布万里长城,来去如风,聚散无常。囤积大军于白檀,欲一战胜之,恐非易事。

    另有人言:闻,得将兵长史作保,城中豪商正大肆贩购名产,欲结队输往西域。若不能胜,焉会如此行事。

    便有人附和道:又闻蓟王南征林邑,得钱无数。其中不乏海外奇珍,南州异宝。国中南州风物,大行其道。便有西域豪商高价贩来,亦欲输往西域。

    先前酒客,闻声叹息:商队庞杂,恐招人惦记。

    另有第三人嗤鼻道:尾随大军之后,马贼岂敢近身。

    垆中酒客,无不点头。笑先前酒客,杞人忧天。

    诸如此论,比比皆是。充斥街头巷尾。诸多豪商闻风而动。趁难得大军护送之机,大肆采买,同输西域。

    出行商队,滚雪球般,壮大无比。

    待出发之日,竟迤迤逦逦,绵延十里。

    观者无不咋舌。

    白檀互市多年,豪商多如牛毛。西域佣兵,辽东豪侠,混迹市中。常为游商雇佣。此次游商众多,游侠反少。究其原因,正因有大军相伴。

    商人重利。省下游侠庸金,亦多赚一笔。

    大军开拔前,正副使高车中郎将,鲜于辅、鲜于银兄弟,齐入大帐。以心腹之言相谏:“长城横亘万里,马贼聚散无常。长史率军远征,轻骑疾驰,行游击可胜也。今却有商队裹挟其中,绵延十里,尾大不掉是也。首尾尚不能相顾,何谈轻骑游击?此去危矣。”

    窦宾笑道:“中郎将毋忧。此乃诱敌之计也。”

    鲜于辅忙问:“计将安出?”

    窦宾言道:“天机不可泄也。”

    鲜于辅仍不放心:“敢问此计,何人所献。”

    便有一人长揖入帐:“正是在下。”

    窦宾为二人介绍:“蓟王门下西曹掾,徐元直。”

    二人脱口而出:“莫非是东孝西直。”

    窦宾笑道:“然也。”

    “此计既出西曹掾,我等无忧矣。”二人寒暄片刻,这便告辞离去。鲜于二人,今已隶属辅汉幕府。遂仍食比二千石俸。然宫中府中,俱为一体。幕府比二千石,与蓟国比二千石类同。亦授宫职及领爵俸。三食俸,指日可待。

    正因如此。鲜于二人自不见外,联袂入营相谏。

    知是徐庶献计,遂安心离去。

    翌日。

    大军开拔。越白海高车王庭,浩浩荡荡,向西而行。

    大军出营,白檀警备稍显松弛。便有数骑,趁乱奔出。自去通风报信不提。

    诚如徐庶所料。白檀城中必有马贼内应。其一,刺探消息军情。其二,转售劫掠辎重。久而久之,遂成市中豪商。表面受人敬仰,背后却为马贼销赃。

    为何择此地。只因长城沿线,唯白檀互市。沿线如三郡乌桓、南匈奴、鲜卑属国,多与蓟国互市。少与胡商往来。北线商贾,走居延外道,无需缴纳不菲关税,便可自白檀贩回足量蓟国名产。尤以北线商贾居多。

    阴山脚下,一处隐秘营地。

    各路马贼王齐聚。

    “细作传信,数万大军自白檀西行,裹挟商队,绵延十里。”

    “何人领军?”便有马贼王惊问。

    “乃漠北都护府将兵长史,没鹿回部大人子窦宾。”另有马贼王答曰。

    “黄口孺子,粗知兵法。欲学北伐三将,轻骑捣巢乎!”居中马贼王龇牙一笑:“十里商队,不可轻弃。”

    众贼王眼露贪光,齐声言道:“愿听号令。”

    “如此,当行群狼扑羊之计。”居中马贼王吐气开声。

    “喏!”众贼王依令行事。

    讨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